蝴蝶公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笑忘书www.livercancer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珩抽手。

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将军夙夜忧劳,如今天色不早了,”赵珩折身而返回,连头也不回,“将军,你该回去了。”

姬循雅弯唇,露出个毫无笑意的笑,“臣告辞。”

赵珩敷衍地摆摆手。

待确认身后已无声响后,赵珩方转身,顺手把窗子关上了。

他如常沐浴更衣,而后没心没肺地往床上一躺,丝毫没有得罪了姬循雅,自己这个傀儡皇帝可能命不久矣的自觉。赵珩合眼。

他本没打算这么早就处置李元贞,但既然姬循雅来都来了,他不用一用姬将军,未免可惜。

况且以姬循雅的细致,不可能不清楚李元贞身份有异,他极有可能比自己更早知道李太医是国舅的眼线赵珩扬了扬唇,既然如此,何必惺惺作态,流露出一副自己遭人利用的伤心模样?

他可一点都不信姬循雅放任李元贞接近自己,是为了给他解闷。

不过,赵珩又睁眼,疑惑地瞅着头顶,姬循雅为何突然来潜元宫?

此时,书房。

姬循雅神色淡淡地看着文书。

姬将军一切如常,只不过批复时写字的力道重了些,凌厉的笔锋几乎要穿透纸张,戾气得

不似怎么看都不像批了照准二字,倒如同在勾秋决犯人的名单。

在看完数十册文书后,姬循雅觉得自己心绪己极平淡无波。

姬循雅垂眼,正落到自己散落的长发上。

他沉默一息,抽刀,面无表情地割下一缕长发,放入掌心

姬循雅的发色与他的眸色类同,皆是毫无杂质的纯黑,发丝亮且密,触之顺滑柔软,但他到底不是个养尊处优的清贵公子,头发从未养护过,故而发尾有些粗糙。但头发这种东西,摸起来能有多大差别。姬循雅冷漠地心说。

他盯着掌中一缕乌黑,后知后觉地想到:我为何要做这种蠢事?

他皱了皱眉,二指一捻,径直将头发怼进烛火。

此后数日,赵珩再没见过姬循雅。

直到大军启程回京,二人都无半点交集。

见不到姬循雅,赵珩乐得清闲,虽然姬将军的确样貌卓然,但比起应付他那个捉摸不透的阴鸷性子,赵珩更乐意一个人在马车内看书喝茶。他近来对看自己的本纪尤其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太祖本纪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简直是古往今来第一雄主仁君。若非他娘真是北澄摄政王他爹真是齐君,二人皆有名有姓,身份写得清清楚楚,史官大抵要写:梦烈日坠腹,感而有孕,生太祖了。当看到自己算无遗策地终结乱世时,赵珩被夸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闭了闭眼,感叹道:这是赵旻把刀架史官脖子上写出来的吧他正一面全身发麻得好像有虫子在爬,一面乐此不疲,如看话本般津津有味地看后人写他的史书,忽闻外面有异响传来。“陛下,”是个未听过的男音,隔着车帘毕恭毕敬道:“臣奉将军之命,给陛下送,送东西,不知陛下可愿意看一看吗?”赵珩精神一震,慢慢将书阖上,笑道:“准。”

蛰伏忍耐了五日,姬将军会给他什么惊喜?

莫非,是拿冰镇着的,李元贞李太医令的人头?

不,不对,赵珩转念一想,觉得以姬循雅半遮半掩的性格,更有可能命人送来一把长发,其意不言自明。“是。”此人道。

先是一只手掀开了车帘,有个什么东西踉踉跄跄地上来,而后一一赵珩定睛看过去,而后,滚进来一个人?!的确是滚进来的,因为他甫一进入马车,就立刻伏跪在地,因为过于紧张,这人没跪稳,加之马车颠簸,直接滚到了赵珩面前。赵珩无言几息,体会到了种猜错姬将军心思的失落。

怎么送来个活物?皇帝心道。

幸而马车足够大,此活物滚了几圈,生生撞到桌案的一条腿才停住。

赵珩迅捷地伸手,拿手背一垫,护住了此人看起来本就不算聪明的脑袋。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此人惊疑地发现自己撞到了个软硬交织的温热东西,拿头蹭了下,耳朵倏地烧了起来。是,是皇帝的手?

“陛下,”方才同赵珩说话的那军士见此场景亦无言片刻,静默几秒,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本正经,“臣已把将军所赠之物送来,陛下可还有何吩咐吗?”赵珩低头。

这活物是个少年人,骨架还未完全定型,望之不过十五六岁,身量透出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尚在抽条的纤细,听到声音,他竭力抬头,脑袋差点就撞上皇帝的膝盖。一双清亮的眼睛游鱼般伶俐。

不过,赵珩暗忖,这点聪明劲估计全长在脸上了。

“陛,陛下。”少年人小声道:“奴婢是何谨。”

赵珩眨了下眼,好像没认出来他是谁似的,神色有些不解。

“你先下去吧。”赵珩道。

军士领命而去。

少年人保持着这个不舒服的姿势,拧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赵珩,小心翼翼地唤道:“陛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死后被宿敌们表白了

我死后被宿敌们表白了

叶猗
星际头条:特级异能者、联邦格斗大赛选手苏柒,因一夜酒醉而大失水准,翌日在赛场自爆。再次睁眼,她在死人身上重生。苏柒走出贫民窟四面漏风的破房子,穿过污水横流的街道,遥望远处人山人海、霓虹闪烁的广场。那块高高矗立的大屏幕里,正播放着本届联赛单人战十强的颁奖仪式。在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中,在粉丝们如痴如狂的呐喊中,那些被誉为宇宙最强的异能者,立于高台之上,身披荣光,威势迫人,宛如神祇般睥睨天下。……不久后,
都市 连载 15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17万字
陨落的大师兄

陨落的大师兄

木兮娘
勿等,在写。我喝了一大杯加浓咖啡+冷水扑脸都挡不住的困。 故事的结尾,衡山派霁月光风的大师兄被揭穿伪君子的真面目,毁他气府、断他经脉,逐出山门,人人唾弃。 排雷: 1、短篇、生子。 2、尝试多一点我不擅长的感情流篇幅,受是真坏蛋、伪君子,攻恋爱脑、男妈妈。 3、隔日更。(因为修怪谈无数次崩溃,最近一次崩溃暂时重建不了,所以开短篇练练手感)
都市 连载 6万字
金玉难养

金玉难养

杳杳一言
【冷面糙汉x娇气包,先婚后爱,甜宠】【晚九点日更】坊间传闻恭远侯家那位金尊玉贵的小世子要替公主出嫁,远赴北境蛮荒之地。北境的二皇子无人不晓,魁梧粗莽,人称活阎罗,曾经单枪匹马杀进中原军队,凭着一身武艺,骑战马直破中原指挥使的营帐,将战局逆转为两军和谈,和谈的结果就是公主出塞。公主拼死拒绝,皇帝没办法,便求了恭远侯府家那位和公主有几分相似的小世子。这位小世子在父母兄长的宠溺中长大,长安城里人人皆知他
都市 连载 24万字
从读者的怨念里诞生了!

从读者的怨念里诞生了!

自爆卡车
预计5/21入v,谢谢宝宝们的支持!啾咪~【日更,中午12点更新,无限制段评已开~】预收1:《我正常得像个BUG》(原创无CP)预收2:《每一轮都抽到卧底牌》(无限流BG)>>>【文案】神明先生有一个烦恼。曾经的他是一个连神社都没有的的无名神,从人类的愿望中诞生,是名副其实的祸津神,但他出淤泥而不染,没有作恶多端的欲望。可惜他是八百万众神的吊车尾,招聘一个愿意在他手下兼职的神器都
都市 连载 14万字
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打僵尸
暂定21点日更!努力往前调整。【作话有小剧场和《智械野史》不定期更新~】作为一个阿飘,凤楚在阳间飘了七百年。从世界末日飘到人类觉醒进入星际时代,从人类可怜巴巴的只有一艘宇宙飞船苟命、飘到宇宙飞船从一变百、从百到千。他见证了人类从毁灭到再次辉煌的全过程。老古董飘一个了。因为毫无存在感、凤楚听到了许多不能说的机密、看到了许多不能被看到的研究成果。比如,哪个家族的宝库在哪存着、哪个家族在哪里还有隐藏的秘
都市 连载 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