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云之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笑忘书www.livercancer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着,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

与其信他,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

庾言满口答应:“好好好,哪天我要不行了,一定专门留下遗嘱,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

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倒是笑了。

笑过之后想到正事,神色又凝重起来:“听程纲话里的意思,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

她出身侯府,母亲又是公府之女,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程纲说“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思之令人心惊

庾言握着妻子的手,眉头微皱:“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毛丛丛也觉纳闷:“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

说着,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庾言听得忍俊不禁,思绪却飘到了远处:“在程纲口中,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说话间的功夫,夫妻俩到了楼下,自然而然的松开手,止住言辞。

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一派冷厉肃杀之像,着玄甲的是金吾卫,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程纲已经被拿下,双手负于身后,嘴被堵得严严实实。

见庚言夫妇下楼,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客气的朝二人抱拳:“某幸不辱命,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庾言还礼,略略后退一步。

毛丛丛近前看了眼,很确定的点头:“是他。”

于朴一挥手,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

套住了程纲头脸,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

几人就此别过。

庾言要送妻子回去,毛丛丛没叫他送:“这边抓了程纲,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她眉头微蹙,小声同丈夫说:

”倒不是我要泼冷水,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

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伸手抱了抱妻子,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

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他才回府。

进门搁下佩刀,迟疑几瞬,却没有回房去,而是使人去打探:“阿耶睡了没有?”

随从看了眼时辰,饶是知道结果,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继而回来回票:“正房那边说,侯爷已经睡下了。”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道:“无妨,那就把他叫起来吧!”

随从:...."

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程纲没吐出来?”庾言神色有些疲乏,点一下头,复又摇头,最后说:“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早些歇着吧,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毛丛丛如实说:“心里边存着疑影,我怎么睡得着?”

庾言叹了口气:“那就等我回来。”

虽然正值午夜,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就着廊灯,借一点月色,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深更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没有言语。

中山侯见状,便会意的遣退侍从,等人都走了,才道:“这总可以说了吧?”

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我听程纲的意思,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除了爵位本身之外,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中山侯神色微变。

庾言看出来了,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低声又叫了句:“阿耶?”

中山侯默然良久,终于起身,转动开关,打开了密室,留下一句:“随我进来。”

庾言环顾四遭,快步跟了进去。

密室里留有通风口,点着长明灯。

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检查过四遭之后,头一句就是:“你要发誓,我今天告诉你的,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

庾言心头一震:“阿耶.....

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厉声道:“答应我!”

庾言神色一凛,正容道:“我发誓,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丛丛。”

中山侯听罢,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的

勺萎靡起来:

“原本该是等我

要咽气的时候,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思绪稍一转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老婆是黛玉[红楼]

我的老婆是黛玉[红楼]

钟离昧
公告:本文将于5月13日入V,当天连更三章,希望宝宝们支持正版,与作者菌一起相伴到完结。接档预收文:《[红楼]系统催我去画饼》,文案在最下方 男主版文案: 明月自来投怀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从前徐茂行不知道,但他现在知道了。 一朝穿越到红楼世界,他还没想好要不要接触一下传说中的世外仙株,仙株她爹就主动来自己家议亲了。 徐茂行默默掐了自己一把,唔,果然不疼,怪不得这梦这么假呢。 徐大哥:???弟弟,你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大瑛弟国

大瑛弟国

三千世
瑛纪曾是神明的武器,因有众多神主,被称为野良。在斩杀了妖术师后,他得到了一个转生为人的机会,从而成为了夏油杰的弟弟。由于瑛纪脑回路清奇,最擅长开泥头车,夏油教祖不得不开启了给弟弟收拾烂摊子的苦逼人生。他不苦夏了,开始苦弟弟了。==大瑛弟国,是指假如瑛纪转生到别人家,比如成为了泽田瑛纪,千手瑛纪和津岛瑛纪等等的泥石流故事。1、主角是一只野良,是神器转生,所以脑回路清奇且泥石流含量超高。2、开篇XX回
都市 连载 14万字
我们可没有谈恋爱!

我们可没有谈恋爱!

时有幸
【本文将于周三入V,可以睡醒来看~感谢喜欢】腹黑多金西装流氓x嘴硬心甜骄矜美人/先do后i江知羽意外醉酒,不小心和陌生帅哥滚到天亮。第二天醒来,他面对种种不堪入目的画面,把帅哥丢在酒店,自己腰酸腿软地跑了。很糟糕,一夜情对象位高权重,是他合作投行的高层大佬。可江知羽怎么会知道这些?他只是想着戚述的脸,当场颜控发作,觉得回头再睡几次也不错。后来真相暴露。江知羽:有哪里还是不对。……大佬为什么往自己床
都市 连载 15万字
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

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

青鸟宴
地球被主神系统入侵,所有人类被迫参与无限生存游戏,他们将面对数不清的天灾、灵异、怪物、丧尸,并努力从中存活下去。除了少数幸运儿被系统评判为【精英玩家】,大部分人类都是设定中[死亡的大多数]、[屠杀中的受害者]、[彰显怪物实力的炮灰]。体弱多病的慕姗就被系统评判为这样一个【炮灰玩家】。在丧尸围城副本,所有人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到处都充斥着爆炸和尖叫。她忽略悬在头顶的死亡倒计时,争分夺秒翻箱倒柜:饼干、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至兽世当兽医[种田]

穿至兽世当兽医[种田]

月寂烟雨
简莫毕业后,回到家中小镇开了家兽医院。某天,他睡觉的时候听到房顶咚咚响。他以为是老鼠,于是出门拿罐头绑架了一只亲人好骗的漂亮小猫。 小猫实在美貌,就是简莫亲亲抱抱埋肚肚的时候,小猫看起来有点懵。 就在这时,简莫听到一声暴喝,转头却见一只体型比他还大的大猫站在他后面。大猫盯着简莫,嗓音粗噶:“放开我弟弟!” 这下轮到简莫懵了。他抬头。周围的公园、城市、街道和车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森林、雪山、草地和
都市 连载 17万字
重生成阴鸷太子的心尖宠

重生成阴鸷太子的心尖宠

禅梵生
【预收:《小傻子被偏执反派盯上后》《师尊,我修无情道》】 江望津,侯府世子。上辈子拖着病体殚精竭虑,位列公卿,只为助七皇子登基,甚至不惜与长兄决裂。 最终却遭亲信背叛,被一起长大的少将军厌弃,与至交好友的反目…… 落得个鸟尽弓藏,客死他乡的下场。 重活一世,江望津决定做个富贵闲人,安安心心接受家族与长兄的荫庇。 看着七皇子再度朝他递来的橄榄枝,江望津一手捂心口,一手掩唇,松开时掌心染血,“我这身体
都市 连载 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