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笑忘书www.livercancer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戏察大典是整个戏曲界的盛会,没有之一。能来参演的都是老戏骨中的老戏骨,演奏团队自然也是精英中的精英。听原晴之这么说,不少老前辈颇有些不解其意,毕竟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方才的演绎十分完美,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但即便如此,也并不妨碍他们以最专业的态度,迅速将曲谱翻回第三部戏开头。很快,吱吱呀呀的拉奏声响起,主打一个沉默高效,有事办事,绝不多嘴。

由于事态紧急,原晴之甚至没来得及多解释一下,便重新闭上眼睛,开始在戏台上酝酿情绪,准备再次入戏。“啊?”台下正在观戏的贾文宇整个人傻了:“老大,戏曲还能重演吗?”

“不清楚。”晏孤尘摇了摇头。

他知道入戏,但也仅限于知道,总的来说还是一知半解。而戏曲界里真正对入戏比较了解的人,现在都还陷在戏里,等着原晴之解救呢。....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相信原小姐。””

贾文宇回头一看,脸上立马多了喜色:“老大,程老师从青城博物馆回来了!”

他们说着,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封锁线外,这些天因为名角入戏失踪一事而忙得焦头烂额的程月华正匆匆往中心戏台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位隶属青城博物馆的文物修复护理人员。“程老,您终于回来了!”晏孤尘连忙上前:“这些天辛苦您了....啊,您手上拿着的便是原小姐提到过的《夜行记》原典吧?”程月华头也不抬,他扶了扶老花眼镜,颇有些焦灼地往古籍上看了两眼,忽然问:“方才睛之丫头是不是出戏了,要求重滇第三折戏?”"是的。"

“她方才二话不说,又入戏了?”

“..等,您怎么会知道?""

答着答着,晏孤尘忽然品出不对来。

这些都是几分钟前才发生过的事,程月华明显刚刚抵达现场,怎么会对此了如指掌?

“唉!”说到这,程月华明显枯槁几分。

方才在听到晏孤尘的话后,他面容陡然变得古怪,那是一种混杂了苦恼,惊愕,不敢置信,甚至还有恐惧的表情。而且不仅仅是他,整个刚从青城博物馆里出来的一行人表情如出一辙,不得不要人感到疑惑。“孤尘,来,你们先看看这个。”

司天监几位和警长一起凑过去,望着桌面上摊开的蓝皮古籍。

半晌后,晏孤尘犹豫着开口:“如果没记错的话,夜行记是没有第十卷的吧?”

“说得好啊!”程月华一拍大腿:“问题就出在这!”

“所有人都知道夜行记的第十卷是空白的,可是现在,它上边却出现了字,还是关一下书,再打开,就会凭空出现的一一字!这么说着,程月华当场来了个现场演示。

他将《夜行记》台合上,等个几秒钟再打开。

果不其然,原本只有几行字的书页上已然出现一行新字,和上边的古书分毫不差。

周围传来几声倒抽冷气。贾文宇更是直接倒退一步,神情惊恐。

他敢用社畜人生担保发誓,自己刚才绝对没看到这行字!

“我刚刚看到的便是这行一一晴之既出戏,心怀惶急,未尝稍歇,旋而复入戏。然后和你们一问,全都对上了!”晏孤尘一边听着,去看前边记录的字眼。

越看,神情越凝重.

沉吟数秒后,司天监监正复而抬眸:“《夜行记》第十卷这些新出现的文字,似乎同现实密不可...难道这本古书是在自动书写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何止。”程月华苦笑:“这部‘入戏惊梦”,显然是一部以原小姐为女主角,在持续进行更新书写的新戏,这才是最恐怖的。”虽然早在青城博物馆出来那会,拿到古籍的众人心里就有所猜测,但此事毕竟过于玄奇,在没有专业人士界定的前提下,很难一下子说出个所以然来。

可方才寥寥几句话,确实验证了他们的想法。

“依我看,倒也未必。”半晌,晏孤尘提出了相反的意见。

他伸出手,指向《夜行记·卷十·入戏惊梦》上边几行字:“这里记载的‘武五深夜误入禁殿’

司祭点其为司巫'....都是《邪祟》原戏本中没有出现过的剧情。

作为下属,贾文宇第一个明白上司的意思:“老大您的意思是,第十卷上面凭空出现的字,到底记载的是不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还需要等原小姐彻底出戏后才能验证?”“没错。”晏孤尘颔首:“现实被谱写成戏曲,无论如何也是件重要的大事,不该如此草率便做下结论。”说到这,大家都沉默了。

是倒是这个道理,但怕就怕那个万一。

好在承载了所有人希望的原晴之也足够不负众望。

再次入戏后,她重新从床上起来,听见外边“第三折戏,起”的报幕声,反手转动玲珑骰子。

“咚咚咚。”巫舍房门被敲响的同时,骰子转到了一点。

是戏内没错。

原晴之忍耐着重启戏曲引起的身体不适,抬高了声音

其它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迷津雪

迷津雪

周镜
破镜重圆|伪兄妹|都市开篇 十三岁时,因父亲工作外派别国,沈清央被送到父母好友家借住。 去时路上,父亲向她提起徐家次子徐行知,道他斯文优异,温和有礼,是众人眼里可遇不可求的人物。 第一面,是在徐家书房,少年立在檀色书架前,白衣黑裤,斯文冷淡。 他视她如空气,搭着厚重原文书脊的手,清晰修长,骨指分明。 后来这双手,抚过她的脸颊,揉过她的唇齿,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他低眼淡垂,贴耳威胁:“方才,你在对谁
其它 连载 11万字
在特调组当最强打工人

在特调组当最强打工人

取韵
十五岁那年从一场车祸中醒来之后,桑彤就多了一项特殊技能。 只要接触到对方的血迹,就能看到过去或者未来的一些片段。 于是—— 一年破案三百起的特殊顾问桑彤从县里调到了省里。 离开的那天,全县罪犯兴高采烈,欣喜若狂的欢送她…… *** A省特别调查组来了个新人,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祖宗,叶瑾宸本来没当回事。 结果—— 找不到的线索,小祖宗找到了。 抓不到的嫌犯,小祖宗抓到了。 叶瑾宸却犯了难,对方一
其它 连载 10万字
机器人也可以打网球

机器人也可以打网球

左木茶茶君
通告:本文将于6月6日入v嗷。 0880是星际机器宗师创造出来的智能拟人机器人,在一次作战中受损到无法修护后,被送到销毁仓处销毁回收。 本以为会消失无数据态化的0880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世界,在这里待了很久后,0880觉得自己已经达到宗师的最终要求:全模拟人态。 在立海大网球部长康复回校时,带回来一个人,一个比手冢还要面瘫的人。 当被问到那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时,立海大的人是这么回答的
其它 连载 13万字